活在濒死之际——题记。

鸢
“早上好啊少寒~”

她是心儿,她好像是一直住在这儿的,就在对面。清晨去上班的时候,常能看到她。

她好像,没有任何烦恼。

城市里是看不到露水的。早在太阳升起来以前,叶子上的沉甸甸的梦就已经悄然蒸发了,花瓣的雌蕊上,似乎还有在睡梦里的明天。

不过,天还没亮呢,看起来,今天好像还不错。心儿最喜欢清晨了,心儿说清晨就像她自己,年轻充满活力,只是可惜这儿的清晨都抓不住……

“明天其实就在眼前,但明天也一直在明天。”心儿也是这样说。心儿是一个漂亮活泼的女孩,也很有礼貌。对少寒而言,心儿宛如画中人,笔中仙。

时钟秒针滴滴答,留不下记忆刻轨的一下。每天都重复的连轴运转,让少寒很是疲惫,正午的焦阳,晒在几近失去知觉的皮肤上,还是感受到了敌意,在少寒眼里,这个世界纷繁复杂,如果可以,真想若得一世外桃源,销声匿迹。

天刚蒙蒙亮的时候,窗前的月光趴在窗口上恋恋不舍,月光悄悄的透过百叶窗,在房间里添上几率薄纱,心儿熟睡的脸庞更加美丽动人。

嘘~别吵到心儿啦,她待会儿要去抓清晨做早餐呢~

标签: none

已有 4 条评论

  1. 李响 李响

    我还以为是臧克家 有的人活着,但他已经死了。

    1. 没有啦,嘻嘻

    2. 李响 李响

      另外音乐好像不能播放呀。

      1. 我也发现了,这个问题正在处理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