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色渐渐变得冗长,而蒹葭不再苍苍——题记


故事才刚刚开始呢,怎么会就结束了呢?

那么,我们,继续吧:

一周以后。

女孩的闺蜜在校门口等着少寒,她告诉少寒,“分手了,就这样吧。“

少寒不知道为什么,他只知道,自己像是被抛弃了的小孩子一样,宛如许嵩歌曲里的那一句:“等到我相信了全部,而你,却爱上了他。”


被搅动的水哪里有那么容易就静止下来。

少寒伤心了好久。

但是,(高中)一年级已经过去了五周多了,他想,现在学习,还来得及。

每天放学的角落,还是他,少寒一个人在那里看着书,补习着之前落下的功课。总算,在一周以后跟上了老师的进度。

少寒并不是一个记仇的人,毕竟那个女孩一直同班,少寒没有必要那样做,半期考试总是要换座位的。

少寒有点点近视,所以他不想坐得太靠前了,于是他选择了第5排,刚好,不是很远,也不是很近。

好像越听越没有意思了对吧?

可是,另外一段故事,又悄然开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