萤
1
最近一直在使用“过客”这个软件,里面是一些笔友信件的往来,当然,信件很慢,慢得出奇,相比之下,和如今的快节奏比起来,一天才能收到一封信的速度真的是太慢了,有时候笔友太忙,甚至于一天都收不到回信。

但是我并不介意,因为等待赋予了这件事情以特殊的意义,所以,我愿意等待笔友的回信。

听她说到最近的高考失利,发挥失常,成绩也并没有如家长所愿,自然是免不了家乡的失望与呵斥,甚至于责骂。安慰之余,忽然想到自己,可我,没有人安慰呀……

2
高考那年,对于平常就不好的我,自己对自己就已然不报信心了,虽然如此,但我依然做出了自己的努力,为了我所想要的分数做了最后的挣扎。

当然,所有的科目还是一如既往的样子,能做的还是能做,不能做的同样一筹莫展。对我而言,貌似比平时更为发辉得好一点。可是,离父母的要求,定然是不够的,更不如说是差的太远。

3
22日。
这个沉淀着“死亡”气息的日子,大概是我最难忘的一天,成绩固然是要告诉父母的,早在一周前父亲就在问何时能看到成绩,大抵也是被我敷衍过去了,我害怕与父亲谈及此事。

当晚,我告诉了父亲。也许是父亲知道,也许是父亲早已不抱希望,父亲并没有说什么,但是眼里透出的失望还是并没有掩盖住。那天晚上,父亲说了很多,而我,一句也没有听进去,心里充斥着的害怕与内疚最终让我守着的念想犹如萤火一般,在夜里寻不到光明……

次日,父亲带我去了一位我从未见过的叔叔家里,叔叔是做电商的,家里有很多衣服,不过我并无闲心留意那些衣服是什么样子。因为我知道,父亲一定不是白来的。

不多久父亲让我向叔叔讨教学习的经验,叔叔问我的英语是多少,……,他说闭着眼睛也不止这么点,的确,是的,没错,对于尖子生来说,的确是这样。

可我不是尖子生啊,我只是一个说差不差说好不好得中等生,连被老师记住的资格,也没有。

4
“那你的长项在哪儿?”
“化学,生物。”
“你这两项长处没什么作用,就像我不学化学我也知道老鼠药不能吃。”
………
是啊,我也知道老鼠药不能吃,可我现在就是想去吃老鼠药啊……
父亲一直在旁边并没有说一句话,偶尔附和一句“是啊”“是这样的”“对的”。
没有人注意到我几近绝望。

“你学的是理科?”
“嗯”
“学理科不是很有用,又不是华罗庚不是什么数学天才,学理科没啥用。不如学学文科,就好比我学了人文地理,就算那个地方没去过,我跟别人聊天还能吹牛说自己去过哪儿,风土人情啥的都知道;学了语文也是一样,熟读唐诗三百首,作不来诗篇,背一首还会被说有文化;学了历史跟别人聊天儿聊中国历史都会觉得你学识渊博……”
再也不想听了,失去了灵魂地附和着叔叔所谓的“正确的思想”,木讷的我,伪装着自己最后一丝可怜与无助……

而父亲,依旧只言未语……

5
志愿草草了事,父亲自然是认为化学,生物没有用的,我选了一个小时候非常喜欢的一个类型,可我现在到底还是喜欢吗?
我不知道。
我只知道,我犹如傀儡,作为了替代父亲选择父亲认为“有用”的专业。虽然父亲告诉我,你可以选择你喜欢的,当我提出来我喜欢的专业时,迎来的只会是批评与洗脑。

用你四十余年的经验左右我五十年的命运,我希望你是值得的的……

最后我连想去的学校,也没有去得了,父亲一手包办了我的所有,包括余下的五十年,毫无余地……

6
去年十一月,父亲偶然提到那个叔叔:
“他已经出来工作几年了,很多事情想得也并不全面,他说什么完全没用也不对,没有什么完全没用的,毕竟别人出来工作了几年,许多东西对于他来说的确是不需要的,对吧?”

为什么你迟到了这么多啊……
我需要的,仅仅是在我最脆弱的时候,你还站在我旁边,可是现在,真的已经太晚了……

标签: none

已有 2 条评论

  1. 李飞 李飞

    加油!

添加新评论